高二学生跳读高复班:是临阵磨枪还是拔苗助长

  中新网金华9月12日电 9月,初秋。
伴随着新学年的开始,浙江东阳这个高考复读重镇,迎来了一批新的高考补习生。

  “精英教育催生了名校情结,名校情结催热了高复市场。”许多高复业内人士并不否认,在某种程度上,高复班的生源决定着高复学校的命运。

  如果细细分辨,就能在这群落第生中,发现一些特殊的人影:一群未曾经历高考的高二学生,直接跳读高复,加入到了这个补习大军之中。

  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在巨大的利益驱动和“谁守规则谁吃亏”的潜规则下,为争抢生源,一些高复班开始不择手段,虚假宣传便是其中一种。近几年,每年都有人向工商部门举报高复学校的虚假宣传,杭州工商部门也年年对此进行调查和处罚。其中,杭州新理想高复学校就有在杭州市工商局几次罚款的记录,其中一次罚款为47万元。

  高二学生跳读高复,这在当地高复学校中,其实早已是个普遍的现象。

  “要在一片喧嚷中抢夺市场,这就是造成高复学校屡罚屡犯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位高复老师说,“宣传决定生源”,这句话几乎已经成了杭州高复学校的共识,名列前茅的状元生、考上重点大学的考生数、高复生分数的提高幅度等数据,都是高复学校抢占市场份额的宣传利器。

  很多家长认为,应付高考,高复班更富有“实战经验”。那么,把刚读完高二的学生,塞到高复班备战高考,真的会有“熏陶”效果?还是起到了“拔苗助长”的负面效应?

  “三年新课改,参加高考的人在减少,高考录取率却大大增加,加上出国留学的学生增多,高复的学生越来越少。”东阳某高复学校的老师感叹。

  跳读高复 棋行险招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在浙江,杭州、金华、温州等许多地方的高复学校都面临着这样的困境。“规模较小的高复学校甚至连一个班都招不满。”一位高复老师说。

  18岁的小张一个月前,他从温州老家,一所普通高中的高三部,跳读到了东阳一所高复学校。至于原因,纯粹是出于对原学校的不满。

  据了解,杭州市的高复学校已从鼎盛时期的20多家缩减到几家,而今年的招生竞争依然非常激烈,很多老牌的高复学校也开始面临招生人数下降的窘境。“今年的报名情况非常差,补课班学生只有往年的一半,再这样下去,肯定又有一批高复学校将关停。”一位高复学校校长坦言,高复学校面临洗牌。

  “男生头发太长,学校会强制他剪掉;但若学生在课堂上聊天、看小说、玩游戏,老师却是不管不问,”小张说,母校的管理令人难以忍受。教师大多来自浙江省外,跳槽相当频繁。刚刚过去的08年高考,该校学生只有30%的学生能考上本科线(包括三本),3%的学生能考上重点线,结果太过于一般。

  目前,浙江省内高复学校招生以杭州、东阳、温州等地较为火爆,主要原因是教学质量较好,积累了一定的口碑。

  由此,小张觉得,自己若想考上理想大学,只得“另谋出路”。

  但这些学校的日子同样不好过,像东阳原本有10多家高复学校,近几年有的学校因为招不到学生,办学质量下滑,只好倒闭或者改为合并办学。东阳在2007年有十几所高复学校,到现在不到一半了,“每年都有倒闭的学校,造成很多学生‘无校可归’”。

  高二学生跳读高复,这毕竟是棋行险招。父母最后能作出这个事关小张前途的决定,还源于两个活广告。

  金华、义乌等地的高复学校开始抱团取暖。今年起,金华市的几家高复学校联合组成了金华高复联校。义乌的几家高复学校则整合创办了义乌市高中文化补习学校,成为义乌唯一一所高考补习学校。

  小张有两个姐姐,分别比他年长一、二岁,均在高考失利后,先后报读了同一所高复学校。也就是小张目前跳读的这所位于东阳的高复学校。结果,一年之后,她们再次参加高考,两人的高考成绩几乎均提高了100分,达到了本科线。于是,在小张高三的关键年,他父母将其转到东阳,跳读高复。

  业内人士表示,多家学校合并办学,一方面可以整合教育资源,同时也减少了办学成本。这是高复班适应新课改,寻求发展的必然趋势。

  跳读高复 曲线救国

  部分教育专家认为:经济条件的日益优越以及考生学习动能的减退,再加上高等教育途径的多样化,高复市场今后肯定会逐渐萎缩,但这也为高复学校的“洗牌”提供了契机。

  作为一名应届高三学生,小张能从温州跳读到东阳高复,还是走了“曲线救国”的路线。

  “洗牌当然不是减少竞争,而是要促使整个行业规范起来。”专家表示,只有淘汰一批无序竞争、没有办学特色的高复学校后,那种“高复广告满天飞”“你送金来我奖银”的局面才有可能得到根本性的扭转。

  因为原校不同意他空挂着一个学籍,人却跳读到东阳高复。他先是转学,找到当地另外一家同意空挂学籍的中学,然后再到东阳的高复学校报名。

  “读高复学校并非人人适合,也并非读了就能提高成绩。”业内人士透露,高复结果一般是按2∶6∶2的比例出现的,即成绩提高50分以上的有20%,提高0到50分的有60%,退步的有20%。

  “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了,”小张说,这里的生活非常枯燥而紧张,老师管理也严格,与原来的学校天差地别。经历了一个月,才逐渐适应现在的生活,每天如战斗般地准备着来年的高考。

  这位老师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在选择高复学校时,不能盲目轻信学校的宣传,比如很多高复学校以某学校特级教师授课为名招揽学生,“其实,这些老师只是兼职性质,有的甚至只是偶尔开一堂讲座,学生和家长很容易掉进这样的‘陷阱’”。

  不过,等到了年底,他还是要回温州,那所挂学籍的中学,去参加会考。否则,就没有高中毕业证书了。

  有关专家认为,在目前我国教育体制仍以高考为指挥棒的现实下,高复市场将会长期客观存在,如何对高复学校加强监管,规范其招生、教学、考试以及日常管理行为,相关部门应当担当起相应的责任。

  所以,学费也是两头交的。高复班一学年的学费是7500元(包括住宿);原中学的学费是2000元左右,若加上餐饮等其他生活费,一年的总费用预计在1.5—2万元之间。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小张告诉中新网记者,有六七名同校的应届高三学生,与他一起跳读了同一所高复学校。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

  东阳:高复的先行者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东阳,浙江省中部的一个县级市,隶属于浙江金华市。长久以来,它一直被誉为著名的教育之乡、建筑之乡和工艺美术之乡,是当下著名的横店集团与广厦集团的发源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