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卖黑茶为幌子传销 两女子受审

以卖黑茶为幌子传销 两女子受审 一被告获利超170万元
被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庭审中认罪悔过

【基本案情】 

图片 1

邓世蕾于2012年4月创设了网络传销组织,该组织被命名为宝马公司(香港宝马俱乐部有限公司)。宝马公司后吸收并发展了郭艳等为该组织传销网站元老级会员。同年6月,郭艳等注册了十七个动态账号在宝马公司所推出的动态系统中,且以上述账号为基础,搭建出了该组织动态网络的上层基干,进行传销活动。计酬返利直接或间接以所发展人员的数量为依据,对参加者进行引诱,使其再发展他人参加,进而骗取巨额财物,形成了宝马公司的传销模式,具体而言为先以静态投资高额回报为名,吸引人员参与,对参与的人员要求其加入该组织的动态积分回馈计划,参加者每单应缴纳5
500元以获得会员资格,且按照一定的顺序组成层级。会员采取发展下线的方式获得奖励积分,再向公司或报单中心将积分出售变现。
  以诱骗会员发展多下线加入传销组织为目的,宝马公司设立了聊天室、会议室等网站,开展了包括讲课、文艺、会议等在内的一系列活动,对会员进行洗脑,且灌输加入该公司能快速挣钱的思想给会员,此外,其还制定了发展计划,为对抗公安机关侦查还进行了研究。郭艳等十九人通过担任聊天室、会议室主持人、负责人,讲传销课程和宣传答疑、对日常事务和财物工作进行管理、充当报单中心、对下线进行发展及引诱他人进行下线发展等方式不同程度的参与了该公司的传销活动及管理工作。
  公诉机关以郭艳等十九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 

以卖黑茶为幌子,开展传销活动,并对外宣称其所属公司是国家扶持项目,投资后会有高额返利,吸引多名人员投资黑茶并发展下线,两名女子孙某和姜某被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近日,房山法院审理了该案。

【争议焦点】 

公诉机关称,2014年8月至2016年3月,湖南某茶业公司建立网络服务平台进行传销活动。

行为人在加入传销组织后,积极策划、参与传销活动,并对传销组织的扩张起到关键作用的,是否构成领导传销活动罪。

自2014年9月起,被告人孙某和姜某经人介绍注册成为湖南某茶业公司会员,并在各自开办的黑茶店开展传销活动。在店内,两人宣称湖南某茶业公司是国家扶持项目,并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吸引事主投资黑茶并发展下线。

【裁判结果】 

公诉机关认为,孙某和姜某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员,且层级在3级以上,孙某获得返利奖金176万余元,其在茶业公司的会员等级为“荣誉董事”。姜某获得返利奖金95万余元,其在茶业公司的会员等级为“省级代理商”。

一审法院判决:郭艳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郑昌国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张棂敏、周小云、彭媛媛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各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闫志远、林园午、高艳兵、何成林、韦丽文、李亨、王建、叱江涛、赵爱萍、李健铭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各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杜际静、薛会林、张克学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各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陈艳玲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宣判后,郭艳等十九人未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提出抗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裁判要旨】 

庭审中,孙某向法庭讲述了茶业公司的营销方式。她称该公司主要有两种营销方式:一种是投资的方式,投资5000元,可以成为“茶客”会员,投资更多的话,相应会成为“茶商”甚至是“代理商”等更高级别的会员;另一种是发展会员的方式,即“拉人头儿”,已投资部分资金的老会员每人可以往下发展两名会员,以此类推,两名会员再发展其他会员,其他会员再发展更多的会员。“拉的人数越多,返利越高”。

行为人并非传销组织的发起人、决策人和操纵者,但其在加入传销组织后,积极策划、参与传销活动,且积极发展下线,取得较高级别的会员资格,在传销组织中任重要职务,在传销活动的扩展中起到关键作用,积极推销了传销组织的迅速发展。且上述传销组织通过在网络上注册动态账号、发布虚假信息的方式,以高额回报利诱他人参加,而其并不存在任何经营活动,且其组织内部具有层级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下线的数量是其计酬或返利的依据。在上述情况下,行为人的行为符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构成要件,构成该罪。

孙某供述,茶业公司是有一定的等级管理制度的,会员根据不同的级别会获得相应比例的返利,会员级别越高,返利越多。

【法理评析】 

姜某向法庭交代了公司返利出现异常的具体时间,“起初,返利还是挺正常的,到2016年年初,公司称要带级别高的会员到国外旅游,给所有会员放假一个月,停止了所有运营项目,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没有返利了。”

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该罪的客观特征为包括三个方面:第一,“经营”具有欺骗性,并无实际的经营活动;第二,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数作为直接或间接计酬或返利的依据;第三,组织上具有层级性,成员分成不同等级。该罪的主体为在传销活动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的发起人、决策人、操纵者,以及在传销活动中担负策划、指挥、布置、协调等重要职责,或者在传销活动实施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员。
  就本案而言,郭艳等十九人加入宝马公司后,注册网络动态账号,在网上发布虚假信息,以高额的回报利诱他人参加。公司本身并不存在经营活动;参加人员以发展下线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的依据;发展的下线多即可提升等级,组织上具有层级性。完全符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客观要求。在主体上,郭艳等十九人虽并非传销组织的发起人、决策人和操纵者,但其在加入传销组织宝马公司后,积极实施传销活动且利诱他人发展下线,大部分人已取得了元老级会员身份,属宝马公司上层次高管,且在传销组织中担任聊天室负责人、主持人等重要职务,属在传销活动扩张中起到组织、策划、指挥、布置、协调等关键作用的人,推动了传销组织的迅速发展。综上,郭艳等十九人的行为符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构成要件,对其应以该罪进行定罪处罚。 

鉴于被告人姜某有自首情节,公诉机关建议房山法院判处被告人姜某五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判处被告人孙某六年以上八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适用法律】 

“对不起,我们错了,实在对不住一直以来相信并投资给我们的客户们,我们没什么见识,就想赚点钱,实在没想到会导致现在的‘血本无归’。”两名被告人做最后陈述时后悔不已。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本案没有当庭宣判。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七条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