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南京路招牌脱落背后 被“砸”断的人生(图)

上海南京路招牌脱落背后 被“砸”断的人生

图片 1

图片 2

图说:斜土路上近20块锈蚀店招压重物 新民晚报记者 季晟祯 摄

8月14日,和张易一同被砸倒的行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近日,市民张阿姨致电本报962555新闻热线反映,徐汇区斜土路靠近大木桥路一排沿街商铺的招牌因年久失修,锈蚀严重,加之一些商铺店主还将重物直接搁置在店招的支架上,安全隐患重重。

夏末,夜幕降临,站在上海市南京东路的一头,时不时能听到交警的口哨声。人潮在红绿灯的调控下一波一波向前涌动,偶尔溢到机动车道上。旅行团陆续汇入,导游在喇叭里不停重复:“南京东路人比较多,手机钱包保管好。”

头顶隐患心慌慌

这是连接外滩和南京路步行街、人民广场的主干道,常年游客众多,暑期尤甚。

据悉,在斜土路合宝路至大木桥路的北侧有着大大小小近20家店铺。临街底楼均为商铺,楼上则是居民住宅。此外,这些店铺以经营五金建材为主,还有花店、理发店等。附近居民张阿姨介绍,她每天出行都要从这里经过。这些日子以来,她发现店招支架锈蚀、损坏的情况日趋严重。“这些铁制的支架长期缺乏维护、修缮,不少都已经断裂,看着就让人心惶惶。”记者沿街走一圈后发现,几乎每家商铺招牌都老旧不堪,甚至一些招牌的支架上还有多处断裂口,断裂部位锈蚀严重。

8月12日晚9点40分许,37岁的张易和朋友欧阳夹在人群中,沿街散步,途经旅行纪念品小店“奇遇城堡”时,恰逢头顶距离地面3米左右的店铺招牌脱落。张易、欧阳和另外七人同时被砸中,三死六伤。张易是遇难者之一。

图片 3

如果不出意外,这位在上海打工十余年的安徽男人将会在第二天去上海火车站,买4张到杭州的车票,带上妻儿去看西湖。

图片 4

也许再过几年,他会按计划离开上海,回老家安徽蒙城县定居,做点小生意。

更让人担忧的是,一些店主还将货物搁置在支架下方的镂空区域,无疑也加重了支架的承压。记者看到,在一家装潢建材店门口,一堆建材产品被“狠狠”搁置在支架上,因受压过重,支架已经出现变形,甚至下沉的状况。面对记者询问,店主们都不以为然。“门面小,东西放不下,只能放在支架上,何况比起别家,我们家还算放得也不多。”一家五金店店主如是说。见此情景,受访的居民道出了自己的担忧,“这里的招牌‘年龄’挺大了,万一哪天支架不堪重压砸落,伤到人,怎么办?”

图片 5

莫让悲剧再重演

张易去世后,妻子李欢在他的手机里找到唯一一张照片作为遗照。

记者注意到,这排沿街商铺前的人行道本就不宽,外加各种非机动车占据了大半路面,过往行人不得不头“顶”着招牌走路。此外,该处周边还有公交车站、幼儿园和学校,这也是不少家长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必经之路,因而人流量密集。采访中,不少店主也坦言,店铺几易其手,根本不清楚店招历经了几年的风吹雨打,更遑论日常维护与检查。

致命的店招

近几来,上海发生过多起店招砸落伤人的事故。2016年9月29日,兰坪路上一家便利店的店招突然倒塌,砸伤一名行人;2018年3月7日,泰康路上一沿街商铺店招掉落,造成一人受伤;同年8月12日,南京东路商铺招牌脱落砸伤路人,致3死6伤。眼下,台风季即将来临,市民呼吁相关部门能引起重视,早日消除“头顶隐患”,避免悲剧重演。

12日晚9点多,家住慈安里大楼三层的老吴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这栋五层高的楼房,位于上海市南京东路和四川中路的交叉口,一楼为商用,以开设服装店、纪念品店、烟酒商店为主。上面四层是居民楼,青灰色墙砖,复古风格。

新民晚报记者 季晟祯

“奇遇城堡”在一楼的中间位置。事发前,黄色亚克力板将店铺招牌包装起来,正中是红蓝两色组成的“奇遇城堡”四字。

9点40分左右,老吴家电视《飞哥大英雄》里的枪战声突然被外面的重物坠地声、行人尖叫声盖了过去。老吴光着膀子跑去阳台朝下张望,一片混乱。奇遇城堡的店铺招牌掉下来,坠落的板材散在地上,砸了人。

店招从天而降的一刻,张易和欧阳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家常。因为人行道窄但行人多,他们略微错开,欧阳靠外走在前面,张易靠内走在后面。只一瞬间,欧阳就被“砸趴到马路牙下”,张易“直接被压在招牌底下”。

图片 6

张易的遗物不多,妻子李欢把它们用一张粉色床单包裹起来,准备日后带回老家。

附近商铺的工作人员见到了这一幕。一名店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人流量大,南京东路路边、十字路口每天都有很多交警执勤。事发时是交接班时间,一队交警正在慈安里大楼不远处集合,准备下班。出事后,几十名警务人员很快围了过去,“一边喊一二三一边搬板子,然后从里面把人拉出来。”

当时,站在不同位置的目击者们分别看到,有五六岁的小女孩被砸在招牌底下,有男性发现自己的爱人被砸“直接傻掉了”,有伤者被拉出来坐在一旁又在混乱中被踩到,有人满脸、满身是血当时看上去就“不行了”……

奇遇城堡东侧的监控视频显示,招牌从上而下脱落,在一片白色烟尘中整块砸到人行道上。但没人知道招牌是如何脱落的。“很正常走路,广告牌突然就下来了,没有征兆。”欧阳事后回忆。

招牌把欧阳从人行道砸到了马路边缘。因为比较靠外,他很快被拉出来坐到远处,头晕、背痛,混乱中没有张望到朋友张易的影子。“我还以为他走掉了,其实是被压在里面了。”

图片 7

8月14日晚,南京东路行人众多。两块红色店招中间钉着木板的位置,曾经挂着“奇遇城堡”的招牌。A12-A13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老吴从楼上下到现场时,已经过去了几分钟。有人从店铺里拿出销售用的丝巾,给伤者止血,警方也拉起了警戒线。

很快,3辆救护车到达现场,将伤者送往两公里外的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晚上10点多,被送到医院的欧阳拿出手机给张易打电话,接电话的是救护人员,说“情况不太好,尽快联系他的家人”。欧阳马上找到他们共同的朋友,去出租房接来了张易的妻子李欢。

13日凌晨0点20分左右,欧阳再次拨通了张易的电话。这一次,接电话的是张易的妻弟,“人不在了。”

1点29分,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在官方微博发布了此次事故的情况通报,称2018年8月12日晚21时40分许,黄浦区南京东路132号一商店店招脱落,砸伤9名过路群众,当即送医治疗。其中6人不同程度受伤,暂无生命危险。另外3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安监部门已经介入事件调查。

最后一日

8月12日早上9点多,张易像往常一样离开家,坐地铁去浦东上班。

那是一家妻弟开的服装店,张易帮忙卖衣服。生意好的时候每月能赚一万二三,赶上淡季收入也能有六七千。

这是一家四口的主要经济来源。妻子李欢身体不好,从前年开始在安徽蒙城的老家带孩子、养病。两个孩子一个12岁,即将上六年级;一个13岁,即将上初二。一家人只有寒暑假聚在一起。

张易夫妇都是1981年生人,在农村长大,初中学历,不满20岁时到上海打工。两个“没什么文化”的“80后”父母,把“改变生活”的希望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好好上学”是家人最常聊起的话题。

半年前,正值青春期的儿子开始迷恋网络游戏,班级排名不断后退。李欢和张易商量后,把两个儿子都送到了寄宿制学校——军事化管理,不许带手机,每个学生每年的开销需要一万多。

一个学期下来,大儿子的语文、数学、英语成绩都从80多分提高到了100多分,小儿子的班级排名也从50多进步到了20多。

按照父亲半年前的许诺,孩子们得到的奖励是在暑假的一次旅行。7月3日,李欢带着两个儿子从蒙城来到上海。张易的计划是,找时间带妻儿一起去杭州。

12日中午,张易从服装店回家吃饭。李欢做了4个菜,烧鸭腿、拌黄瓜、芹菜豆干、炒豆角。李欢说,张易不擅表达,只夸了句“这个鸭腿做得和饭店的啤酒鸭一样。”

饭后,张易在手机上看了看上海到杭州的火车票,还向家人讲了安排好的行程:14日一早出发,到杭州后去西湖边玩玩,晚上去附近吃东西,住在杭州;第二天一早去看古装上朝表演,然后去吃美食,晚上回上海。小儿子很兴奋,听到爸爸的话直接蹦了起来。

“网上买票不太会用,他说去火车站买。那天外面下雨,我和他说第二天再去。”李欢回忆。

出门上班前,张易叮嘱儿子“好好看书,别乱跑”,随后离家。

下午,他打电话给李欢,“说欧阳大哥叫他去玩玩,晚饭不回家吃了。”欧阳说,两人当时从外滩向河南中路的方向闲逛,不料意外发生。

晚上9点多,李欢从床下掏出塑料盆,拿到出租屋楼下的水池旁打水,催促儿子洗澡,收拾妥当已是10点钟左右。一名熟识的朋友突然来家里敲门:“出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