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说蛊惑 戕害社会——揭开“全能神”邪教真面目

□ 本报记者 丁国锋

这个众多信徒为之抛弃家庭的邪教创始人赵维山,是何许人也?

2016年9月16日,警方对在镇江活动的“全能神”地下组织的骨干成员实施抓捕,13名教会骨干先后落网,当场查获“全能神”邪教书籍764本、资料册928份、光盘2455张、手写资料68份。

“我觉得‘全能神’教让我们对家人没有感情,没有人性。现在我要好好陪家人,补偿曾经给他们带来的痛苦。”一位“全能神”教骨干如今幡然醒悟。

“教徒每个月会被要求写心得体会,书信中包括自己的恋爱经历、性行为等,毫无隐私可言,以此对信徒进行高度精神控制。”办案民警说,“在查获的涉案图书、音频等物品中,还充斥着大量恶意丑化、诋毁党和政府的内容,以此培育广大信徒的仇恨心理,让他们脱离正常的社会生活。”

“成员之间互用化名,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成员都没有电话,通讯是递送纸条……”办案民警介绍。

“如果我背叛‘全能神’,就让我的儿子被车撞死!”这是一名“全能神”信徒被选拔为骨干时所立的誓言。在“全能神”中成为骨干的信徒,每一个都需立下类似毒誓。

“先是不开口,背对着我们不说话,直到后来开始和我们辩论,再到后来就有一些明白事理的逐渐醒悟了,还帮助我们转化其他人。”办案民警说。

历经10年缜密侦查,镇江警方摸清了该组织的层级架构、分工情况。经查发现,该组织在全国分地区设置层级管理,层级之下又分别设电脑组、视频组、编剧组、文字组等,由专人负责网上勾连、宣传煽动、发展成员、转移财产等工作。

“有一次我晚上起来,发现妻子在衣帽间里痛哭,进去才发现是在看‘全能神’教的视频,里面都是消极的内容。”一位信徒的家属回忆。

记者从润州分局了解到,“全能神”是1993年由赵维山创立,由境外反华势力所控制。该组织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在全国散布歪理邪说,骗财害命、反党反社会,严重危害了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

“妈妈不在都不是家,有妈妈才是家。”面对记者,安徽的信徒家属宋某哭成了泪人。她原本有一个开朗善良的妈妈,2012年妈妈信“全能神”教后,开始到处宣扬世界末日,后来在2014年招远故意杀人案后出走。“我当时就要临产了,妈妈变得多狠心才会这样!”宋某说。

经查,2016年3月以来,被告人张某某在明知“全能神”是邪教组织并已被国家取缔的情况下,仍在该组织安排下担任“全能神”某基层组织带领职务,负责对教会合并、信徒发展、邪教书籍保管等事务进行全面管理。

“全能神”邪教在传播时,打着“基督再临”的名义,宣扬在世界末日时,只有相信“全能神”邪教,才能获得拯救的“船票”。

□ 本报通讯员 何志斌 戈太亮

黄超表示,从防范“全能神”教传播的角度,首先应该提高公民的科学文化水平,因为“全能神”教的“传教”对象大多数是知识水平不高的中老年女性,也应警惕其通过家里的老年人信教后,借亲情关系,向年轻人传播。

早在2006年,针对“全能神”邪教组织在镇江渗透活动加剧的情况,镇江市公安局就成立了专案组,并指定由润州分局主侦。2008年,此案被江苏省公安厅挂牌督办。

“全能神”教活动具有隐蔽性,给案件侦破带了很大难度。

在警方查缴的“全能神”邪教内部文件上显示,短短5个月,经国内某地区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就向境外转移资金1.4亿元人民币。

打击是手段,不是目的。最终是要让这些被邪教洗脑人员回归社会,回归正常的家庭生活。

“想打入这个组织非常难,他们没有任何网络联系,使用人对人、纸条对纸条的方式聚会。”润州分局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相互之间联系均通过人力传递,连打电话也是使用暗语,且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信徒们有时甚至会租下一个空屋,由几个人掌管钥匙,需要交流时就把书籍、文件或SD卡存放在屋内某个地方,彼此不需要碰面。

“我们基督教最高的行事为人的准则就是爱国爱教爱人如己,而‘全能神’教宣扬抛妻弃子,非常邪恶。”黑龙江神学院院长吕德志表示,“全能神”邪教不过是打着基督教的旗号,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记者近日从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润州分局获悉,由江苏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的张某某等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于日前宣判,被告人张某某等9人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分别判处2年至4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据悉,本案系镇江警方侦破的全市首例“全能神”邪教案。

在公安机关查获的一大批图书、音视频等涉案物品中,大肆宣扬要建立属于神的国度和政权,还充斥着大量恶意丑化、诋毁党和政府的内容,以此培育广大信徒的仇恨心理。

办案民警介绍,“全能神”的信徒以女性居多,文化程度较低,家庭条件一般或者经历过重大疾病、离婚等变故,容易被人鼓动。

公安机关办案单位负责人说,要铲除“全能神”教生长的土壤,要靠全社会的合力,同时要让更多的群众知道“全能神”邪教的危害,自觉抵制邪教侵蚀。

加入后,教徒会发展自己的伴侣、子女共同信教,如果亲属不加入,他们就离家出走。“全能神”在拉人入教时会使用“色诱”手段,绝大多数信徒最后都无心工作、妻离子散。“我们经常能接到子女举报自己父母信教的,也有丈夫或妻子举报另一半的。”办案民警说。

经过缜密侦查,黑龙江警方于2017年6月在大庆市收网,破获一起在东北地区流窜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案,抓获“全能神”邪教人员在东北地区的头目和多名骨干,有力打击了“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嚣张气焰,强力震慑了其违法犯罪。2018年7月31日起,这起“全能神”邪教人员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案件在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全能神’对人的蛊惑是层层递进的。最初宣讲的是基督和耶稣,在此期间把人的视线转移到‘全能神’上,称‘全能神’是女耶稣,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得到拯救,得到美好的下一世。”办案民警介绍,“该教会会让信徒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神奉献,在此过程中,对神不能有半点质疑和背叛,否则就会受到惩罚。”

“妈妈走了这3年,我在努力学着忘记。”来自山东的走失信徒的儿子哽咽着告诉记者。“自从信了这教,吵嘴、打架、哭哭啼啼就成了常态。”同是出走信徒家属的班某说。为了找回妻子,他加了好几个寻找走失信徒的微信群、QQ群,有的群里有上千人。

图片 1

起底:盗用宗教实现高度精神控制,以“神”的名义不择手段大肆敛财

制图/李晓军

“如有违背誓言,愿神的惩罚诅咒立即临到,活着生不如死,死时死无全尸,死后焚烧万年。”如此让人毛骨悚然的话,是一位女信徒所发的毒誓。

就在信徒们谨言慎行为“神”奉献、过着清苦的日子时,远在美国的赵维山等人,却享受极度奢华的生活。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他在美国的多处豪华别墅中操盘转移巨额“奉献款”到美国。

“全能神”邪教头目赵维山视信徒为工具,能为其“打工”就有价值,一旦没有使用价值就被无情抛弃。

警方揭“全能神”邪教背后真相 打着基督教旗号骗财害命对信徒进行高度精神控制

2017年,因有信徒生了场大病花了一笔钱,赵维山十分生气,指令把在异地活动的50岁以上和有病的信徒都“打发回家”。

在此期间,张某某安排被告人马某某等5人分别担任教会带领、事务执事、福音执事、浇灌、书库保管员等职务,负责保管反动书籍、复制传播有邪教内容的SD卡及发展新人等工作。为逃避职能部门打击,张某某还将大量“全能神”宣传品转移至被告人尚某某等3人处保管。

“‘全能神’邪教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暴力色彩是非常浓厚的。”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黄超说。2012年,“全能神”邪教散布所谓“世界末日”谣言,部分地区邪教人员还集体围攻公安机关、掀翻执法车辆、打伤执法民警。据不完全统计,各地公安机关依法处置“全能神”教几十人以上规模聚众滋事超过100起,暴力抗拒执法案件30余起。

从赵维山亲属的叙述中,我们更能看到他是怎样的一个人。赵维山的前妻说:“我觉得他就是个普通人,和旁人没啥两样。”赵维山的姐姐更是直言,赵维山是有点小聪明,但没用在正地方。“坑害百姓是最大的犯罪,那些信徒受他蛊惑,分不清对错,乱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