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扫黄打非”办“秋风2018”重点打击“三假”及新闻敲诈

据统计,去年新媒体运营行业从业人数超过300万,而各类机构对内容创业者的投资金额超过50亿元。“钱途”可观诱人。在“流量即收益”的互联网盈利模式下,一些自媒体账号自觉不自觉被“10万+”阅读量裹挟,一方面毫无底线地蹭热点、肆无忌惮地洗稿,用惊悚标题吸引眼球,用煽动词语遮掩真相;另一方面,用自己的圈进来的“注意力”,表面上开展“舆论监督”,背地里钻行业监管的“空子”,赚机关企事业单位的“票子”。

这5起典型案件案情如下:

“榆林现在处于转型期,发展中肯定会暴露一些问题,以前的矿,现在的基层作风、黑恶势力等等。这些假记者现在也有自己所谓的新闻网站、APP,装备比真记者还齐全,胆子大路子野。更可气的是,有的正规单位的记者站,有些职业道德败坏的,还拿假记者当线人,假记者也拿持证记者当保护伞,名正言顺要钱。”在宣传部门工作的姬某说。

3.陕西渭南判决“6·08”新闻敲诈勒索案。2018年3月,临渭区人民法院以田某犯敲诈勒索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5000元。2015年3月以来,田某为达到敲诈勒索他人钱财的目的,在手机百度贴吧上搜集负面题材,自称民生周刊记者,以渭南城区游艺厅等场所存在赌博行为,声称要新闻曝光并向公安机关举报为由敲诈勒索,涉案3起,非法获利73000元。

榆林假记者,早就臭名昭著。据了解,中办国办督查组来陕督查的重点之一便是对榆林假记者的整治。

相关负责人表示,近些年,经过“扫黄打非”部门持续整治,“三假”行为得到明显遏制,“三假”现象大幅减少,但在少数基层地区,假记者敲诈勒索或真假记者勾结从事新闻敲诈情况仍有发生。这类不法行为不仅侵害群众合法权益,严重干扰了基层企事业单位的正常生产生活,也极大破坏新闻行业秩序、伤害了新闻媒体的公信力。对此,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在开展“秋风2018”专项行动中,将打击“三假”及新闻敲诈行为作为工作任务的重中之重进行部署和推进。各地“扫黄打非”部门加大检查力度,以查办案件为突破口,严厉打击违法犯罪的假记者,严厉查处暗中串通的真记者,严厉整治真假记者团伙作案。陕西、山东、河北等地成功查办了多起假记者敲诈勒索案。

还有的,虽不敢再明目张胆自称“记者”,却改名为“记录者”,带着装备进机关、厂矿“打秋风”。

图片 1

针对这几种“内外勾结”的情况,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表示,将从五个方面织密“法网”,进一步加强管理,严肃查处非法从事新闻采编活动的机构和人员,重点痛击非法报刊的利益链条。首先,确保有章可循,下发《开展集中整治舆论环境专项行动实施方案》,明确职责,细化任务、夯实责任;同时,精修内功,加强对媒体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修养教育;再次,及时披露“三假”作案手法,推进打击“三假”工作进机关、企业,教育引导机关企事业单位正确识别;第四,畅通举报渠道,拓宽线索来源,发动群众举报,一经查实,绝不手软;最后,打铁自身硬,坚持打管结合,严肃工作纪律,确保打假队伍“真”干净。

图片 2河北邢台破获的假记者敲诈勒索案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假记者证件。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供图

榆林假记者泛滥,陕西重拳出击

2.河北邢台破获王某某等假借记者名义敲诈勒索案。2018年1月,邢台市隆尧县公安局破获一起假借记者名义敲诈勒索案。经查,以王某某为首的犯罪团伙,自2010年以来,搜集并以媒体曝光环境污染、征地拆迁、行政执法等负面消息为要挟,对一些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实施敲诈勒索。已查实敲诈勒索案件18起,涉案金额20余万元,涉及山东、河北等地。目前,王某某等7人已被批准逮捕。

榆林,这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城市,是陕西经济增长的重要一极。在全省人民尝到这架“马车”腾飞起来的民生甜头时,假记者也将此地视作一块“香饽饽”:开着有模有样的“新闻采访车”,兜里揣着“采访证”,却以“新闻曝光”为要挟敲诈勒索钱财。

4.陕西榆林判决“4·14”真假记者敲诈勒索案。2018年4月,榆林市靖边县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决吴某、薛某某、闫某某、许某某有期徒刑3年至1年不等,并处罚金20000元至5000元不等。2017年4月,靖边县公安局接群众报案称,2月份以来,薛某某、闫某某、吴某、许某某等人自称消费时报社记者进行敲诈勒索。经查,除薛某某为记者外,闫某某、许某某、吴某均不是记者。四人先后以订报、拉赞助、不发表负面报道等方式敲诈勒索贾某某等人4次,敲诈金额21000元。

“秋风2018″重拳遏制”三假”,陕西更是加大整治力度:判决渭南“6·08”新闻敲诈勒索案、榆林“4·14”真假记者敲诈勒索案;查办咸阳“3·08”假记者敲诈勒索案。

中新网北京5月21日电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21日公布5起“假媒体、假记者站、假记者”典型案件案情。该办正在开展的“秋风2018”专项行动将打击“三假”及新闻敲诈行为作为工作任务的重中之重进行部署和推进。

据知情人士反映,在近几年的重拳打击之下,榆林假记者已经有所收敛,但是又改用了“新套路”:大部分会以“出让利益”的方式,与真记者或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内外勾结”,见缝插针。

1.山东滨州查办“4·15”假冒记者案。2018年4月,根据群众举报线索,滨州市“扫黄打非”部门成功摧毁以张某为首的假记者犯罪团伙。经查,自2015年以来,张某假借“某某报滨州部主任”“某某网记者”等身份,纠集赵某某、吕某某(曾因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刑),组织多人到滨州、德州、潍坊等地以“采访”为名敲诈相关企业、单位钱财,共作案60余起,涉案金额300余万元。目前,公安部门已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其中5人已被批准逮捕。

打击假记者,势在必行!(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 208坊工作室 王一 张婧)

5.陕西咸阳查办“3·08”假记者敲诈勒索案。2017年3月8日,吴某等4人持英才网“新闻采编证”“新闻调查证”到沣西新城公安协调办公室办公区,声称要调查关于咸阳市秦都区某村土方车被公安机关扣押一事并要求公安机关赔偿损失。工作人员发现4人所持证件并非国家新闻出版部门颁发的正式记者证,并存在以记者身份索要钱财情况,于是报请秦都分局刑侦大队展开侦察。经查,2016年10月份至今,犯罪嫌疑人吴某等8人多次在多地敲诈勒索单位及个人钱财,共查实案件11件,涉案金额数十万元。8人已被依法逮捕。目前,案件在进一步查办中。

近日,坊叔从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了解到,为深化行业监管,营造改革发展的良好氛围,陕西将针对个别地方舆论环境堪忧,特别是榆林市出现真假记者新闻敲诈的违法行为等情况,出重拳打击。

山东滨州“4·15”假记者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供图

2018年,已办结4案件,其中就包括陕西榆林“4.14”真假记者敲诈勒索案,其团伙共敲诈勒索4起、涉案金额21000元,2018年3月30日,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4人(《消费时报》真记者1人、假记者3人)1-3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0.5-2万元不等罚金。另有6案件正在办理,包括神木“3.15”假记者敲诈勒索案,查获其团伙敲诈勒索1起,涉案30000元,批捕3人。

斗智斗勇,陕西多次出拳整治

打”假”,还需打击假”自”济”私”

“这些假记者自己吃金矿不说,还败坏记者名声,给我们正常的工作造成困扰。你比如,下基层采访,许多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先问,要钱不,这次需要多少接待费。这就很尴尬了。完全是被假记者套路多次才这样的。因为他们被假记者要怕了,现在即使我们下基层,也很难对我们真心交流,总是遮遮掩掩,正常的采访报道也很难开展。”在当地机关党报工作的媒体人刘某说。

而在这个众声喧哗的网络空间里,只会唯金钱至上的假记者,不仅不能担道义,更会污染网络通道,阻塞“民意”通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