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坛“星二代”正在抢班夺权

比约·博格执教过费德勒,但却无法教自己的儿子。过去几年,执教里奥的是加林。加林小时候的偶像正是比约·博格,家中至今保留着一张比约·博格的海报。执教里奥那几年,加林说博格夫妇比很多网球家长要冷静得多。“我是一名网球运动员,但也是一位家长。”比约·博格第一次与加林见面时说,“教网球是你的首要任务。”

“非常开心,这是所有年轻球员的梦想。”捧起冠军奖杯的鲁德称为自己感到骄傲,尽管自己很年轻,“这是我的第一个冠军,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成为我生命中一个特别的地方。”

编辑 王希翀 校对 翟永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1岁1个月的鲁德成为2004年科里亚之后最年轻的赛会冠军。从阿根廷网球名宿萨巴蒂尼手中接过冠军奖杯后,鲁德成为挪威第一个夺得巡回赛男单冠军的球员。

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15岁的里奥说出了自己的目标:成为世界前十、赢得温网冠军。本周在贝加莫,里奥将持外卡亮相ATP挑战赛,首轮对阵一名资格赛球员,这将是他通往目标的第一步。

2 小博格子承父业没压力

博格表示外界一定会把儿子跟自己拿来做比较,“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我会避免给他施加额外压力,这是我们父母的责任,也是我们给他的帮助。唯一能对他施加压力的人是他自己。”

世界排名145位的索萨是今年布宜诺斯艾利斯公开赛的超级幸运失败者。由于智利球员加林的退赛,索萨以幸运失败者身份进入正赛,并一路打进了决赛。这之前,索萨从未在巡回赛中打进过8强。

本周ATP意大利贝加莫挑战赛签表中,出现了“里奥·博格”的名字,他的父亲是11届大满贯得主比约·博格。作为网坛最伟大球员之一,博格和妻子帕特里夏起初并不愿意让儿子走职业球员这条路。

2009年,科达成为斯捷潘内克的教练,时常带着小儿子一起到训练场。之后,塞巴斯蒂安喜欢上了网球,并在17岁那年拿下澳网青少年男单冠军。拿到奖杯后,塞巴斯蒂安做了一个跳跃剪刀腿的动作,那是父亲当年的经典庆祝动作。

博格在男子网坛有着重要的地位,64个单打冠军中包括11个大满贯,并以其俊朗的外表让网坛走向偶像化。若不是26岁就早早退役,博格的职业生涯可能更为辉煌。

此前接受采访时,塞巴斯蒂安透露自己经常看父亲当年澳网夺冠时的视频,“差不多每个月看一遍。”塞巴斯蒂安称父亲的名望并没给自己带来压力,反而是动力的源泉,“我希望比父亲赢得更多大满贯,拿到更高的排名。”

11届大满贯得主比约·博格与儿子里奥·博格。图/ATP官微

球员生涯,老鲁德不算是一名特别成功的球员,职业生涯战绩115胜145负,没有一个巡回赛单打冠军入账。不过作为小鲁德的教练,老鲁德是成功的。“我有自己的经验,会告诉他训练时注意什么,参加哪些比赛。”老鲁德称想要成功必须要非常聪明,保持身体健康,训练中也要刻苦努力。

之前看儿子训练时,博格也会给出一些建议,但里奥并不是很愿意接受。那之后,父子俩便很少再谈论网球。里奥也表示自己很清楚父亲在网坛的地位,但这不会给他带来负担。

1 小鲁德打破老鲁德的纪录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不过到了决赛,索萨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最终以1比6、4比6不敌卡斯帕·鲁德,成就了后者职业生涯首个巡回赛冠军。

里奥小的时候,母亲把他带到了一家足球俱乐部。在俱乐部的那几年,里奥展现了不俗的天赋。6岁那年,里奥第一次接触网球。4年后,里奥跟妈妈说:我想成为一名网球运动员。“我们试图引导里奥从事别的运动,这样他就不会被拿来和自己父亲比较,职业道路也会通顺很多。”帕特里夏透露,听到儿子要成为一名职业网球选手时,自己甚至暗暗流过泪。

博格在男子网坛有着重要的地位,64个单打冠军中包括11个大满贯,并以其俊朗的外表让网坛走向偶像化。若不是26岁就早早退役,博格的职业生涯可能更为辉煌。

新京报讯在卡斯帕·鲁德超越父亲成为挪威史上排名最高的球员之后,本周,11届大满贯得主比约·博格的儿子里奥·博格也将出战在意大利贝加莫进行的一站ATP挑战赛。

与皮特·科达同一时代的桑普拉斯家中也要迎来一名小职业球员了。2005年,桑普拉斯的儿子瑞恩出生。如今,瑞恩·桑普拉斯已开始参加美国的青少年比赛。谈及儿子,老球王很欣慰,“瑞恩渴望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但这并不容易。他现在只是青少年阶段,离职业网坛还很远。”

图片 1

3 小科达重炮发球像老爸

“我们试图引导里奥从事别的运动,这样他就不会被拿来和自己父亲比较,职业道路也会通顺很多。”帕特里夏透露听到儿子要成为一名职业网球选手时,自己甚至暗暗流过泪。博格也表示外界一定会把儿子跟自己拿来做比较,“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我会避免给他施加额外压力,这是我们父母的责任,也是我们给他的帮助。唯一能对他施加压力的人是他自己。”

2018年,17岁的塞巴斯蒂安·科达拿到了澳网青少年男单冠军。入场时,塞巴斯蒂安在球员通道看到了父亲皮特·科达的照片。1998年,皮特·科达战胜里奥斯捧起了澳网男单冠军奖杯。

专题撰文/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