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会上谈廉洁背后专捞钱 被查后向江湖骗子求救

贪官被查 向江湖骗子求救

南方医科大学原副校长被控受贿获刑12年

www777124com,2017年1月,时任阳江市委副秘书长许培业从社会老板冯某某手中取回了一张银行卡。虽然发现卡里的1300多万元不翼而飞,许培业依然庆幸自己终于可以过个好年。

今年58岁的陈志中,落马前曾先后担任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等职,官至副厅级。昨日,陈志中贪腐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宣判:陈志中在2006年至2013年间,先后多次收受医疗设备供应商、工程承建商、药商等多人贿送的财物共计500多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处没收财产人民币60万元,并继续追缴其违法所得,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原来,自2015年5月起,省委巡视组的到来,让时任阳西县委书记的许培业一直忐忑不安。转任阳江市委副秘书长后,自己违纪违法的一幕幕,始终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为逃避组织调查,许培业让冯某某开设一张银行卡,并在卡内存进1300多万元,交给了冯某某保管。

感觉反腐形势严峻退款300万元

当省委巡视组离开阳江,自以为风头已过的许培业,马上要求冯某某还钱。就在许培业和冯某某撕破脸皮,为1300万元的赃款讨价还价时,一张早已布下的“天网”正悄然收紧。

据广东省纪委早前披露,去年省委巡视组进驻南方医科大学巡视,发现陈志中在任职资料填写的儿子姓名发生了更改。而且,更改的时段恰巧是其提任副校长之际。这个细节着实蹊跷。展开调查后,省纪委发现其儿子大学毕业三年后就辞职开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如此顺藤摸瓜,省纪委发现陈志中和医疗器械供应商果然存在灰色关系,为儿改名就是想掩盖这些贪腐交易……

2017年4月19日,经阳江市纪委常委会审议,并报市委、省纪委同意,阳江市纪委决定对许培业立案审查,并采取“两规”措施,至此,这个疯狂敛财的千万巨贪浮出水面!

陈志中受贿事项集中发生在最近十年。起诉书与判决书指出,陈志中从2006年至2013年,先后担任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等职。其间他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458.19万元人民币、1万加拿大元、0.9万美元,以及价值99万余元的房产一套。

最新一期的《广东党风》披露了阳江市委原副秘书长许培业严重违纪违法案情。

最大一笔贿赂来自工程承建商陈某某。指控称,陈某某为了在工程验收结算初审等方面得到照顾,送来两张银行卡,一张有100万元,另一张有200万元。陈某某是拿着陈志中一张照片去办了一张假身份证,用这个假身份证开卡存入上述款项。

会上谈廉洁背后专捞钱

陈志中说,他拿着这些钱去买了保险,做了定期存款。2014年初,陈志中感觉反腐形势挺严峻,就把这些保单存折都还给了陈某某。

许培业在阳西任职多年,资历较深,积累了根深蒂固的人脉关系和背景,其间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取得过一定的成绩,部分干部和群众对他的表面印象还比较好。

儿子经商老爸收受办公房产

翻开许培业的履历,最出彩的,无疑是他2011年通过公开竞争选拔,当选为阳西县委书记。这是一篇至今仍能在网络上搜索到的新闻稿。

检方提起的指控总共五单,行贿人有五个。余某某是第二个行贿大户,他曾13次共行贿50多万元,还有价值近百万元的房产一套。

在担任阳西县委书记后,许培业很快与一群社会老板有了联系,并一一笑纳他们带来的礼金、贿款。而在众人面前,“狡猾”的他则极力掩饰自己的贪婪之心。

陈志中解释,儿子当时做生意,余某某提出让他跟着学,还称有一套办公房产可以转让。陈家便将钱打入余某某账户,但余某某此后又将钱退回。

许培业常在各种会议上大谈廉洁,“苦口婆心”教育干部,他的谎话迷惑了不少干部群众,甚至在他被调查后,很多人都感到吃惊。

对于这些受贿指控,陈志中全部认罪,只说自己不曾伸手为他人办事。

2011年,许培业任阳西县委书记不久,陈某贵希望许培业能帮忙将自己公司名下的300亩土地划入三旧改造范围,并送给了许培业现金港币350万元。虽然担任阳西县委书记才短短几个月,但对此巨款,许培业怦然心动,他立即出面协调县国土局、三旧办等有关领导,将这原本不符合条件的300亩土地,纳入了三旧改造范围。

关于陈志中及其辩护人所提陈志中依法构成自首的意见,法院认为:陈志中系经纪检监察机关调查后,移交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并非自愿主动向侦查机关投案自首;另外亦无证据证实被告人陈志中系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投案。陈志中辩称自首,法院不予采纳。(原标题:陈志中被控受贿500多万获刑12年)

许培业的忏悔书写下了他面对名利时的真实想法:“当上县委书记后,自己思想深处考虑最多的是如何才能实现名利双收。在这个岗位上既要做出成绩,沽名钓誉,骗取上级和组织的信任,又要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为家庭、为后代积累更多的物质财富。”

南医大原副校长受贿500万受审

隐匿财产还对抗调查

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陈志中严重违纪内幕曝光

2012年,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余某某给许培业送了现金人民币200万元,并请许培业对自己多多关照。于是余某某于2014年顺利承接了工程项目。然而,在承接工程后,余某某却倍感资金压力,于是又找到许培业帮忙。许培业专门组织召开会议,从财政专项资金中拿出了7000多万元,借给该公司使用,而后收到了余某某送上的好处费300多万元。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2003年,为隐匿违纪所得,许培业就指使妻子使用多名亲属的资料开设银行账户,并存入自己的违纪所得。他还特别叮嘱妻子,要不定期地销掉原账号并转存,以为这样做,组织就查不到。直至许培业被立案调查,这些账户共存入近6700万元,转出5000余万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