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旬老太申请保外就医被拒 律师申请暂予监外执行

八旬在押老太申请保外就医被拒:律师向监狱申请暂予监外执行

法制课丨八旬老太申请保外就医被拒,高龄罪犯有哪些从宽制度

河北女子监狱八旬在押犯李淑贤因患疾病申请保外就医被拒事件持续发酵。

近日,狱中在押的河北八旬老太因病申请保外就医被拒的消息引发关注。8月14日,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微信公号通报称,经监狱医院问诊,涉事在押犯李淑贤自述能自己吃饭、翻身、穿衣洗漱、大小便,观察其能够自主行动,“根据有关规定,该犯的实际状况尚未达到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规定的标准,也不符合‘生活不能自理’的规定,不具备保外就医条件。”

8月15日,澎湃新闻从李淑贤家属及律师处获悉,张进华等两名律师当天在河北女子监狱会见了李淑贤,同时向监狱提出暂予监外执行申请。

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在8月14日发布的回应中称,李淑贤1934年生,现年已84岁,其在2016年11月18日因寻衅滋事子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

张进华会见后介绍,会见时,李淑贤全程坐在轮椅上,中途试图让她自己站起来并走两步,她本人表示必须扶着桌子或者有人搀扶才能站立行走。

那么,究竟何种情形能够申请保外就医,办理保外就医的具体流程以及必备条件有哪些?我国的法律法规中,针对高龄罪犯是否存在从宽制度以及优待政策?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此采访了多名法律专家。

张进华称,李淑贤气色还可以,但她强调生活不能自理,吃饭、翻身、大小便等日常生活行为有时需要他人协助。

适用保外就医的疾病含18大类53种

李淑贤的女儿关桂侠告诉澎湃新闻,80多岁的李淑贤在2016年时“破坏公共秩序”被判寻衅滋事罪获刑两年六个月,“此前两年我也曾被判寻衅滋事罪,母亲后来上访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我。”

根据河北省监狱管理局的通报,2017年5月23日,李淑贤自述腰疼,经监狱医院诊断为自发性第十二胸椎压缩性骨折、腰椎退行性病变,治疗三个月后,病情好转。2018年7月18日,李淑贤又述腰疼,经监狱医院问诊,自述能自己吃饭、翻身、穿衣洗漱、大小便,观察其能够自主行动;经CR检查,诊断为自发性第一腰椎压缩性骨折、腰椎退变、左髋关节退行性病变,遵医嘱服药治疗、卧床静养。

关桂侠说,李淑贤入狱后,2017年5月23日第一次发生骨折,“当时我在狱中没法申请保外就医,今年7月她再次发生骨折,我向河北女子监狱申请保外就医,他们却说母亲的病情没有危及生命,没达到规定的标准,没有批准。我去监狱看过她,她现在已经没法移动,作为子女,我除了继续向监狱申请保外就医,没有别的选择。”

通报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计委《暂予监外执行规定》,李淑贤的实际情况尚未达到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规定的标准,也不符合第三十三条“生活不能自理”的规定,不具备保外就医条件。

8月13日,河北监狱管理局曾回应称,李淑贤的实际状况尚未达到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规定的标准,也不符合第三十三条“生活不能自理”的规定,不具备保外就医条件。

上述第三十三条内容为:本规定所称生活不能自理,是指罪犯因患病、身体残疾或者年老体弱,
日常生活行为需要他人协助才能完成的情形。

八旬老人被判刑,曾在法庭认错并保证不再上访

那么服刑人员在服刑期间,究竟具备那些条件才可以申请保外就医?

李淑贤是河北省滦平县一名农民,2016年她因犯寻衅滋事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连两年六个月。那时,她已经82岁高龄。

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长青介绍,保外就医是暂予监外执行的一种形式,根据2014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暂予监外执行规定》,患有规定范围内的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以及生活不能自理的罪犯,可以申请保外就医。

关桂侠提供的李淑贤案的终审裁定书认定,2014年至2016年7月,李淑贤前往北京上访,并抛撒传单反映其家山林土地被占,以及女儿关桂侠被判刑系冤枉等无理诉求。李淑贤因抛撒大量上访材料,扰乱公共秩序,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行政处罚三次;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训诫42次,其非正常信访行为,亦被承德市公安局双桥分局行政处罚五次。

李长青说,《暂予监外执行规定》中规定的“严重疾病”多达18类,有53种疾病,包括心肝脾肺肾各重要脏器的疾病、传染病、肿瘤、肢体脊柱损伤等。

裁定书称,2016年7月27日,李淑贤再次在女儿关桂香的带领下,到北京师西城区府右街附近抛撒传单时被公安机关抓获。

“但这并不是说,只要出现这些疾病,就可以办理保外就医,需要达到病情严重、久治不愈、严重影响其身心健康的标准。医学标准是一个复杂的体系,通俗来讲就是如不保外就医可能危及生命。”李长青说,84岁的李淑贤保外就医没有被批准,从监狱的角度讲,可能是因为她生活尚能自理,所患疾病也没有危及生命。

澎湃新闻注意到,这份裁定书称,李淑贤在庭审中承认了自己前往北京上访、抛撒传单等行为,并表示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去上访,也不会让女儿再去。

三类罪犯申请保外就医要从严审批

承德中院经审理认为,李淑贤及女儿关桂香为发泄情绪,无事生非,多次到非信访场所抛撒信访材料,破坏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李淑贤及关桂香在北京非正常信访,多次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并打印大量上访材料,多次到非信访场所抛撒,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且属共同犯罪。承德中院据此维持了滦平县法院对李淑贤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的原审判决。

“但就算符合医学标准,申请保外就医也未必能获得批准,还需要满足刑罚的执行标准,可能有社会危险性或者自伤自残、不配合治疗的罪犯也不能暂予监外执行。”李长青说,对于职务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和金融诈骗罪,组织、领导、参加、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罪犯保外就医一般要从严审批。

关桂侠说,二审宣判后,母亲李淑贤与姐姐关桂香便被送到河北女子监狱服刑,“我当时也在那里服刑,我记得来监狱那天,是姐姐背着妈妈进来的。”

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资深仲裁员刘志伟表示,1990年,司法部、公安部、最高检等部委,曾对适用于保外就医的在押人员规定了4种情形,即身患严重疾病,短期内有死亡危险的;患有慢性疾病,长期医治无效的;身体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的;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会可能的。

两次申请保外就医均被拒

“但其中的第四条,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会可能的,后来一直处于收紧状态。”刘志伟说,2014年中央政法委出台五号文件,为了避免徇私枉法等现象出现,五号文件规定,针对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三类罪犯,短期内不至危害生命的,必须从严把握保外就医范围和条件,不得保外就医,“这样一来,‘年老多病’在实际操作中,就被排除适用了。”

关桂侠称,李淑贤刚来河北女子监狱服刑时,她还能时常见到母亲,“后来她就被转到别的监区去了。”

刘志伟认为,关于生活难以自理的认定,应当以一般通常人的理解作为认定标准,综合考虑到申请罪犯的实际年龄,以及自身的病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