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范儿”教材爆红:教育该回归何处

这不禁让人想起此前另一次对功利教育的声讨。1932年民国版的“语文教材”,因为选文贴近小孩心理,近年出版后深受欢迎,一书难求,由此引发人们对现行教材不满,炮轰功利教育。

陶行知先生说:“教育就是教人变,教人变好就是好教育,教人变坏就是坏教育;活教育教人变活,死教育教人变死。”今天我们的教育究竟是为谁服务呢?是为政治?为经济社会?还是为人的发展服务?我们的基础教育主要是为升学服务。在体制教育下,多少不合“规范”的学生自卑了、失落了,自以为非了,自暴自弃了。于是,爱迪生、瓦拉赫、爱因斯坦式的天才被埋没、被扼杀。学习是完善人格的高尚事业,培养出“和谐的人”才是教育的真正目的,而不是现实下如工厂流水线制造出的“工具”儿童。

“民国版”作文为:闻街外有卖花之声,遂知春日已至。披衣出外,不觉步至山下,牧童三五,坐牛背上,吹笛唱歌。再前行,青山绿水,白鸟红花,杨柳垂绿,桃梅堆锦。仰望白云如絮,俯视碧草如毡……未几,炊烟四起,红轮欲坠,乃步行而回。就灯下而记之。

脱离现实的高大全角象塑造:不健康无逻辑

本报评论员 刘凤羽

民国教科书多是名家主笔,内容纯真充满意趣,不刻意拔高,却将教育的实质柔和地浇灌到学生的心底,比如这篇文章:“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儿两头尖。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在语文课本里已经存在了50多年,是几代人的童年“画外音”,至今读来仍让人悠然神往。

www777124com,所谓经典缺失,实则是传统文化缺失。不要说宏大的传统文化教育弱化,即便“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这些最基本的声韵格律,现代学生又有多少人接触过?对传统文化的陌生,就导致现代人作文时的肤浅,比如词汇匮乏、语句啰嗦、谋篇布局出现问题。

成人化非常态的教育:模式化约束和道德桎梏

白话文运动,对于精英文化向大众文化的转变和普及,功不可没。但白话文运动并非就要割断传统文化,否则,白话文就只能是类似“现实版”作文的口水话,淡而无味。所以,如何让现代人从传统文化中提升文化,是传承传统文化的需要,也是最基本的作文需要。

不应一味反穿越式热捧民国教材

难怪网民发出了“那时候的小学生太有文化了,即使成人看了也汗颜”、“现在大学中文系有几人能写出这么美的文字”等感慨,感慨中折射的是现代成年人无法达到民国时期小学生作文水平的无情现实。

教育要主动的适合儿童,而不是选择适合教育的儿童

科技日新月异,知识日益更新,现代人掌握的知识越来越多,但连最基本的作文都写不好,现代人有知识没“文化”,又是何等的尴尬。

经典和事实的缺失:乌托邦化的道德启蒙楷模

有人评价现行教材的问题是经典缺失、儿童视角缺失、快乐缺失和事实缺失。而这四大缺失,不也是现代作文面临的问题吗?

基础教育何去何从?捍卫常识,让教育回到教育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现代教材、作文却不如数十年前的民国教材、民国作文优秀,教育面临的尴尬,不言而喻。但这仅仅是教育的尴尬作文吗?

老课本的气质:纯真意趣,言短意深

前者生动优美、优雅真切,文采飞扬且简练干净,后者平铺直叙、干瘪无趣,空洞无物又套话连篇,无怪乎网民会感慨:同是春游作文,差距咋这么大?

“民国范儿”教材爆红:教育该回归何处

最近几天,有关春游的“民国版”与“现实版”小学生作文对比,在网络上激起轩然大波,引发热议。

现代教材不如意、教学不如意,学生语文能力不如意,的确是必须正视的大问题。然而,今天的小学语文教育有问题,并不意味着“民国范儿”就没问题。今天的问题就用今天的方法去解决,用今天的头脑去应对,“民国范儿”的课本再好也是陈年旧物,可做观赏文字,却做不得小学语文课本——正如马王堆出土的瓜子,是只能放博物馆里看,不能放炒货店里卖,更不能搁嘴里吃一个道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