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江驱污,“驱”得水清岸绿产业优

十九大一周年百姓说变化:母亲河“伤口”变湿地

图片 1

新华社北京10月18日电天蒙蒙亮,家住铜陵市江滨村的查大爷和老伴儿便拎着一个大木盆和两个口袋出门了。他俩穿过一条乡间小道,来到江边的一处池塘,只见这池塘里漂满了菱角,团团碧绿十分喜人。

▲在长江安庆江豚自然保护区水域,渔政与公安部门工作人员进行联合执法。

老伴儿乘着大木盆在池塘里捞菱角,查大爷在岸边修剪菱角多余的枝叶,不一会儿就装了半口袋。“采菱角挣不了多少钱,一天最多十几元,我们就是来江边看看,这大半辈子已经习惯了”,中秋节前后半个月,查大爷得空就在这里采菱角,他一辈子生长在长江边,对母亲河感情很深。

新华社发

事实上,这里的水清岸绿来之不易。

新华社合肥3月8日电从长江同马大堤段窑段,至驷马山乌江枢纽处,横贯安徽416公里,被称为“八百里皖江”。2018年,八百里皖江掀起治污护绿行动,拆除围网后的升金湖等来了鸿雁的回归,曾被跨省倾倒工业固废的江滩芦苇茂盛,临江而建的前江工业园迈开了转型升级的步伐……

去年11月,江滨村这段江滩被发现倾倒了2000余吨固体废物。与此同时,公安机关还在距江滨村不远的一处江堤发现60余吨跨省转移倾倒的危险废物,在长江马鞍山段、铜陵段等地分两批查扣7艘跨省转移固体废物的船只。

生态修复 鸿雁回归升金湖

“江滩堆满固废,树也被压断了,脚踩上去又粘又软,还有股腥臭味”,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查大爷连连叹气,固废顺着江滩向下堆积,下方的两个池塘,一个几乎被固废淹没,仅留下一个酱红色的污水坑,另一个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仅在边缘处涌入了部分固废。

“鸿雁又回来了!”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曹垒通过跟踪器,发现从蒙古国出发的鸿雁定位在安徽升金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时,十分激动。

查大爷回忆,那之后,这段江滩变得“热闹”非常。三天两头就有地方政府、环保部门、检测机构的工作人员往这里跑,“严厉打击非法倾倒行为”的黄色警告牌格外醒目。再后来,清运工作开始了,一辆辆大卡车来来往往,几乎没间断地挖了两三个月的时间,连除夕夜前夕都没歇着。

黑嘴白颈,对对排成行——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季,升金湖等来了鸿雁的回归。
“今年来过冬的鸿雁有好几千只呢!”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徐文彬难掩欣喜。他回忆,升金湖候鸟总量盛况时超10万只,随着生态环境的恶化,候鸟持续减少,种类多样性明显下降,令人痛心。

铜陵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周宝林亲历此次固废跨省转移倾倒事件的处置过程。据他介绍,截至今年4月1日,江滨村的这处倾倒点共开挖面积3200多平方米,清运倾倒的固废和污染的土壤17000余吨,连池塘里的水都被抽出去专门处置。目前,这处倾倒点以人工湿地的方案进行生态修复,江滩上种芦苇和杨树,池塘中间种菱角、四周种茭白。

“有学者研究发现,苦草根茎因围网养殖而大量减少,升金湖已经没有鸿雁的食物了。”徐文彬说。

忙碌了一上午,查大爷和老伴儿在午饭时分拎起装着菱角的口袋准备回家了。回头望去,他们身后的江滩上已满是一人多高的芦苇,这些芦苇长得茂盛,几乎挡住了望向母亲河的视线,与彼时堆满固废的光秃秃景象,已大不相同。

2017年以来,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升金湖人工养殖面积过大,水质下降,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违法违规新建、扩建大量生态旅游项目等突出环境问题,当地开始了修复升金湖重大行动:拆除湖面全部人工养殖围网,关停污染企业,收缴清理各类船只,安置千余名专业渔民……为此,池州市、贵池区、东至县共投入资金近4亿元。

“2018年迎来升金湖生态转折点,越冬候鸟总量增加到约6.4万只,种类从2017年的29种增加到41种,鸻鹬类候鸟增加显著。”保护区管理局科研救护中心工作人员丁浩介绍。

重拳出击 治愈母亲河“伤口”

相关文章